<em id="lf8jc"><samp id="lf8jc"></samp></em>

    <progress id="lf8jc"><address id="lf8jc"></address></progress>
  1. <ruby id="lf8jc"><u id="lf8jc"></u></ruby>
    <input id="lf8jc"><u id="lf8jc"></u></input>
  2.         找回密碼

    自動駕駛也要零傷亡

    一位外科醫生在對他的患者進行開胸手術前,患者和家屬通常會問醫生這臺手術的死亡率是多少。當然,他們希望聽到的回答是“零”。這反映了大家作為普通人最重視的原則和最重要的關切點:當你將自己的健康和安全交付給他人時,理所當然地希望他們能作出承諾,提供保障。

    以“進步”為名義的犧牲可取嗎

    汽車廠商、科技企業推動自動駕駛汽車快速市場化的競賽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然而一些人似乎已經忘記了基本的公共安全理念。當前,自動駕駛汽車行業所傳達出的最重要信息是,一旦技術瓶頸得以突破,自動駕駛汽車將挽救更多人的性命。在這個過程中,以“進步”的名義導致一些人喪命,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我們真能對于有人因此喪命坦然接受嗎?

    在這場自動駕駛熱浪中,很多“玩家”甚至對于汽車制造并不具備太多經驗或者并不了解駕駛的復雜性,以及道路交通安全問題應如何妥善解決。到現在為止,全球并未達成統一的安全標準來規范自動駕駛汽車的設計和測試。此前鬧得沸沸揚揚的特斯拉自動駕駛致死事故,特斯拉方面反過來指責媒體太過“集火”于一樁自動駕駛汽車的致死事故,并表示每天都會有乘客死于汽車碰撞事故。這話雖然不假,但并不能成為自動駕駛汽車“殺死”更多人的借口。

    實際上,汽車工業經過百年的發展,歷史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該如何以更安全、更協調的方式來推進自動駕駛汽車的發展。一開始,美國汽車業根本沒有,或者說很少考慮車輛安全工程這個問題,車企在引入政府所規定的安全標準時也顯得較為抗拒,認為這會增加成本并影響汽車銷量。他們認為,安全主要是駕駛員或者乘客自己的事情。

    自動駕駛首先要做到“不傷害”

    安全工程在美國成為一個必選項,是在20世紀60年代早期根據美國聯邦法律成立美國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NHTSA)時才有的,NHTSA頒布了一系列強制性的車輛安全法規。20世紀90年代,美國聯邦政府以車輛的安全性能為基礎,重新起草了很多法規,并鼓勵更多創新技術的使用。自此之后,汽車變得越來越安全,而汽車制造商基于車輛安全性能的競爭也變得越來越激烈。

    在汽車安全領域,整車制造商和零部件供應商通過迄今為止已制造的數以億計汽車、上百億公里的汽車駕駛里程以及海量數據而積累了大量的經驗和知識,這些數據來自于車輛碰撞測試、消費者和經銷商反饋信息、碰撞事故和召回信息等?,F代化汽車生產制造的基本前提是在將車輛設計出來投放市場之前進行多次測試以確保車輛的安全性,這也是那么多汽車碰撞和測試實驗室存在的理由。

    自動駕駛汽車的發展卻將這一過程顛倒過來。當前,科技公司和汽車廠商都在爭先恐后地進入市場,他們將商業化置于安全的前面。誠然,自動駕駛汽車必須在我們生活的街道上進行測試,才能真正改善和進步,但這一過程應該是在行業取得一些安全里程碑之后,而不是之前。不采取防護措施,貿然將我們生活的社區作為測試場地,將我們的家庭成員和孩子作為碰撞測試假人,這簡直是瘋了。

    我們都知道,自動駕駛汽車能夠在保障安全、優化環境和便利出行方面為人類提供極大的便利。目前,道路交通事故仍是導致美國乃至全世界意外死亡率居高不下的“罪魁禍首”。為了保障公眾的安全和利益,業內必須形成統一立場,作出共同的安全承諾。與此同時,產業應與政府協同一致,讓所有人都能安全地使用自動駕駛汽車。

    瑞典在道路交通安全領域做得相當不錯,早在1990年該國就提出了當時看似激進,但現在已被大眾廣泛接受的“零傷亡”愿景,其中包含兩大核心觀點:首先,道路上每一次事故和死亡都是不可接受的。其次,道路基礎設施和汽車的設計和開發者應對其對應系統的安全負責。圍繞著這一共同愿景,瑞典各行各業聚集在一起為之奮斗,使得他們在減少交通事故死亡率上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果。

    誠然,醫生也并不能拯救每一位患者,但醫學上有一條最基礎的“不傷害”原則——每一位醫生都會發誓,不會對患者造成傷害。是的,我們也許無法阻止所有機動車致死事故的發生,但我們至少可以嘗試以及承諾遵循“不傷害”原則,為大家邁向自動駕駛時代添一把“安全鎖”。

    相關推薦

    金山彩票